1. 法律实务 >《民法典》保理合同章条文解读(三):第764条 >

《民法典》保理合同章条文解读(三):第764条

【作者】 许冠男【合作机构】 【中文关食客2键词】 保理合同;隐蔽保理;通知保理;【主题分类瑙鲁】 【发布天亮后去海边吧时间】 双鸭山人才网2020.09.14【全文】【】 法条原文:第764条 【保理人表明身份义务】保理人向应收

【作者】 许冠男【合作机构】 【中文关键词】 保理合同;隐蔽保理;通知保理;【主题分类】 【发布时间】 2020.09.14 【全文】【】

法条原文:第764条 【保理人表明身份义务】保理人向应收账款债务人发出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的,应当表明保理人身份并附有必要凭证。

根据应收账款转让后是否通知债务人可将保理分为明保理(通知保理)、暗保理(隐蔽保理/不通知保理)。该条款显然是针对“明保理”的规则,是保理合同规则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规定。

一、突破债权转让规则,赋予保理人债权转让通知权

虽然该法条的摘要的表述是“保理人表明身份义务”,但权利和义务是相对应的,该条更重要之处是赋予了保理人利用通知使得与保理合同相关的债权转让的效果及于债务人的权利,该法条可以说是对债权转让规则的一个很大的突破,修改了债权转让一般的规则,赋权给保理人,保理人虽然作为债权的受让人,但可以向债务人发出通知,且该通知使债权转让对债务人产生效力。债权转让的通知规则规定在《民法典》第546条,沿袭自《》第条。《民法典》第546条、第764条及《》第条对比如下:

由上面的法条对比可以看出,无论是《》第条还是《民法典》第546条,法条的表述,都是在“债权人转让债权的”的情景下展开的,因此,债权转让的主体始终是债权人。关于债权转让通知的新旧条款最大的区别在于《民法典》删除了“应当通知债务人”的表述,不再把“通知债务人”作为债权人的义务,而仅仅是债权转让的效力是否及于债务人的条件,即债权的出让人与受让人签署债权转让合同生效后,债权转让也就完成了,如果未通知债务人,债权转让的效力不及于债务人,而对债权转让的法律后果本身并没有影响,换言之,债权转让时,对内而言双方达成转让合意,债权转让法律关系成立并生效;对外而言,债权转让通知到达债务人时,才对其产生拘束力,这也终结了在《》时代通知债务人是否是债权转让生效条件的争论。

在《民法典》的起草过程中,有人提出过把债权转让通知权也赋予债权受让人的观点,最终没有被《民法典》采纳。笔者认为这是由于把债权转让通知的主体设定为债权人更符合交易成本的经济性。从一般逻辑而言,我们从反面去假设如果一个债务人收到第三人发出的债权转让通知,正常情况下债务人肯定是存疑的,债务人此时需要去验证债权转让是否真实存在,债权转让的具体情况是否如第三人所述,债务人不大


······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律师文书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