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法律实务 >数据抓取行为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研究 >

数据抓取行为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研究

【作者】 何彬;颜燚【合作机构】 【中文女人不是月亮简谱关键词】 数据抓取;反不当竞争;数据权利;互联网不正当竞争;【主题分类】 【摘要】 广义的数据抓取行0573是哪里的区号为是暖床冷奴指由数据抓阿里小说取引发的数据竞争行为,包括抓取数据、使用数据

【作者】 何彬;颜燚【合作机构】 【中文关键词】 数据抓取;反不当竞争;数据权利;互联网不正当竞争; 【主题分类】 【摘要】 广义的数据抓取行为是指由数据抓取引发的数据竞争行为,包括抓取数据、使用数据和阻止数据抓取的行为。随着数据商业价值的显现,互联网经营者意识到掌握数据就掌握了核心竞争力,数据抓取成为盗取他人商业资源提升自身价值的竞争工具。数据抓取行为引发了大量的不正当竞争纠纷,严重危害了自由公平的互联网竞争秩序。我国现有法律主要适用不同的部门法对数据权利进行多路径的保护,通过知识产权法来保护作品、商业秘密、数据库等智力成果;通过隐私权法和其他个人信息保护法来保护自然人的隐私、身份等个人信息。但知识产权和个人信息权的途径显然无法涵盖数据权利保护的全部范围,相对于互联网数据的爆炸性增长和纷繁复杂的竞争行为,我国的相关立法仍存在滞后性,其中数据抓取行为就是典型代表。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对数据抓取行为进行规制的意义就在于,它不仅具有对其他部门法的必要补充功能和制度协调作用,还发挥着维护公平竞争秩序,平衡竞争者、消费者和社会公共利益的独特作用。 【发布时间】 2020.09.14 【全文】【】

一、数据抓取行为的法律关系梳理

(一)用户与网络运营者的法律关系

数据抓取通常指从某结构化数据中获得数据的过程。本文所研究的数据抓取行为是指由数据抓取引发的数据竞争行为,包括抓取数据、使用数据和阻止数据抓取的行为。在一个数据抓取关系中主要有三个主体,网络运营者,用户以及数据抓取人。数据抓取人是抓取方,网络运营者是被抓取方,被抓取的数据来自于用户和网络运营者本身。数据抓取人和用户之间不存在直接的数据行为,网络运营者作为两者之间的媒介,既是数据的载体,又与两者发生直接的数据交互,因此研究数据抓取行为的法律关系必须从网络运营者与两者的关系入手。

网络运营者,是指网络的所有者、管理者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运营者和用户之间的数据行为主要由个人信息法、知识产权法以及用户协议来规范。我国新出台的《》和《》都明确了对用户个人信息的保护。

当然,用户在互联网平台上产生的数据不仅包括可以识别身份的个人信息。对于用户产生的原生数据,行业内的主流做法是认可用户是其身份数据、网络行为数据的权利主体,但是在协议中做出一定的限制。互联网运营者对于用户信息的利用还涉及将用户数据与第三方交易,针对该问题,行业主流做法是在用户协议中规定用户授权互联网平台使用其数据,包括与第三方进行数据交易,同时限制用户本身将其数据复制到第三方平台,主要目的是防止同业竞争。

将用户的原生数据再加工产生的衍生数据,其权利主体应为数据加工者,即网络运营者。但网络运营者在使用衍生数据时必将受到其上位权利的约束,包括用户的个人信息权、知识产权以及原生数据的其他财产权利。针对该问题,行业主流观点认为对于不属于智力成果的原生数据进行脱敏处理后产生的衍生数据,网络运营者享有绝对的数据所有权。

(二)数据抓取人与网络运营者的法律关系

数据抓取,也称“数据提取”或“数据获取”,是一项互联网搜索引擎商利用网络爬虫或网络蜘蛛,根据检索主题筛选内容服务商的数据资源并设定URL队列,通过解析URL的DNS获得IP,通过IP互联将URL定位的内容服务商相关网页资源下载,并最终整合显示的网络技术1。网络运营者主要通过爬虫协议和开发者协议来限制第三方对其数据的抓取和使用。爬虫协议作为一种互联网技术工具主要被用于规范数据抓取行为,而开发者协议则更侧重对被抓取数据的使用方式的限制。在此必须强调,本文所研究的数据抓取行为是广义上的数据抓取,指由数据抓取引发的数据竞争行为,包括抓取数据、使用数据和阻止数据抓取的行为。

1. 爬虫协议的应用模式

爬虫协议作用于网络运营者与数据抓取人之间,网络运营者通过爬虫协议明示数据抓取人禁止抓取的部分数据。爬虫协议虽然被称为协议,但不具有民法上的合同效力。在电子信息领域中,“Protocol”所代表的协议与权利义务无关,它只是一种规则2。因此将爬虫协议称为爬虫规则更为确切,数据抓取人完全可以无视爬虫协议,利用爬虫技术越过技术障碍抓取网络运营者的数据,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在网络现实中,只有大型的网络平台公司会遵循他人的爬虫协议,可以说爬虫协议仅有道德上的约束作用。对于爬虫协议的法律效力,目前我国法律也无明确规定。

网络运营者设置爬虫协议的目的在于禁止数据抓取方将网站上部分数据显示在搜索结果中,其重点不在于抓取数据而在于将链接显示在搜索结果中,单纯的抓取数据不会违反爬虫协议。网络运营者作为原生数据的创造者和衍生数据的加工者享有数据权利,有权限制第三方对特定数据的抓取和使用。

爬虫协议之所以产生竞争法上的效果,其原因不在于对特定数据的限制使用,而在于对特定数据抓人的限制效果。网络运营者通过在爬虫协议中设置黑名单,限制特定数据抓取人,产生区别交易,限制竞争的效果。从数据抓取人的角度来看,单纯的抓取数据行为,不论是否遵守爬虫协议,都不会产生法律上的效果,但抓取数据后提供链接,或复制数据直接提供内容,或对抓取数据进行再加工,都应受到被抓取方数据权利的制约。

综上,与爬虫协议相关的主要数据行为模式可分为五类:

网络运营者通过爬虫协议排除特定数据

网络运营者通过爬虫协议排除特定数据抓取人

数据抓取人无视爬虫协议抓取数据并提供相关数据链接

数据抓取人无视爬虫协议抓取并复制相关数据,提供内容

数据抓取人无视爬虫协议抓取数据再加工

2. 开发者协议的法律性质

从爬虫协议的性质和应用模式来看,数据抓取后如何使用是引起互联网不正当竞争的关键因素,而爬虫协议仅对抓取后提供相关链接的行为有较弱的约束力,属于行业规则。对于其他的使用行为,网络运营者主要通过开发者协议与数据抓取方建立合同关系,明确约定数据的使用问题。开发者协议下的数据行为与爬虫协议下的不同。前者主要通过Open API(开放应用编程接口),由网站主动向协议方提供数据接口,更便于协议方获取数据进行开发利用;后者是在网站访问文件中设置数据抓取规则,被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

【注释】 [1] 杨松梅.网络爬虫[J].硅谷,2009(15):88-91.[2] 马俊驹.民法原论[M].3版.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3] 吴韬,尹力沉.互联网不正当竞争对立法的挑战及其应对[J].中国市场监管研究,2015(4):69-72.[4] 张钦坤.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适用的逻辑分析——以新型互联网不正当竞争案件为例[J].知识产权,2015(3):30-36.[5] 孙宪忠.民法总论[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90.[6] 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创新性适用[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183.[7] 刘凯湘.民法总论[M].3版.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8] 张玲玲.以新浪微博诉脉脉案为例看反法第二条的适用[EB/OL].(2017-08-16)[2018-01-05].http://www.yxtvg.com/toutiao/5048828/20170816A07OV000.html.[9] 张钦坤.中国互联网不正当竞争案件发展实证分析[J].电子知识产权,2014(10):26-37.[10] 吴峻.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的司法适用模式[J].法学研究,2016(2):134-151. 【参考文献】 1. 著作及译著类
[1] 蔡祖国.知识产权保护与信息自由的冲突与协调[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
[2] 洪鼎芝.信息时代:正在变革的世界[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
[3] 胡凌.探寻网络法的政治经济起源[M].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6.
[4] 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创新性适用[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
[5] 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6] 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新论[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
[7] 李国光.知识产权诉讼教程[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9.
[8] 李晓辉.信息权利研究[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6.
[9] 林坚.从书海到网络——传播科技的演进[M].南昌:江西高校出版社,2002.
[10]刘继峰.竞争法原理[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11]刘凯湘.民法总论[M].3版.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12]刘启华.泛在商务环境下的信息聚合与推荐[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
[13]马俊驹.民法原论[M].3版.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14]漆多俊.经济法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15]齐爱民.信息法原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
[16]齐虹.信息中介规则[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
[17]邱本.市场竞争法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18]孙宪忠.民法总论[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19]余来文,封智勇,林晓伟.互联网思维: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2014.
[20]吴汉东.知识产权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2. 期刊类
[21]博玮.企业数据管理与应用研究[J].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报,2015(2):138-141.
[22]陈筱贞.大数据权属的类型化分析——大数据产业的逻辑起点[J].法制与经济,2016(3):44-46.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23]焦海涛.不正当竞争行为认定中的实用主义批判[J].中国法学,2017(1):150-167.
[24]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司法创新和发展——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施行20周年而作(上)[J].知识产权,2013(11):3-15.
[25]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司法创新和发展——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施行20周年而作(待续)[J].知识产权,2013(12):3-17.
[26]孔祥俊.论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现代化[J].比较法研究,2017(3):37-55.
[27]孔祥俊.论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的若干问题 ——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J].东方法学,2017(3):12-15.
[28]李俊峰.“泛在网络”社会中的信息权利确认[J].东方法学,2015(3):47-59.
[29]刘建臣.数据抓取人违反Robots协议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认定问题———兼论最高法院“3Q大战”判决对“3B大战”的启示[J].南开法律评论,2014(1):23-27.
[30]马一德.网络虚拟财产继承问题探析[J].法商研究,2013(5):75-81.
[31]宁立志,王德夫.“爬虫协议”的定性及其竞争法分析[J].江西社会科学,2016(1):161-168.
[32]彭云.大数据环境下数据确权问题研究[J].现代电信科技,2016(5):17-21.
[33]王融.关于大数据交易核心法律问题——数据所有权的探讨[J].大数据,2015(1):1-6.
[34]王先林.论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范围的扩展——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的完善[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0(6):64-72.
[35]王渊.数据权的权利性质及其归属研究[J].科学管理研究,2017(10):38-41.
[36]吴峻.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的司法适用模式[J].法学研究,2016(2):134-151.
[37]吴韬,尹力沉.互联网不正当竞争对立法的挑战及其应对[J].中国市场监管研究,2015(4):69-72.
[38]薛军.数据时代如何协调个人信息保护与数据产业发展[J].财经,2017(11):22-25.
[39]杨华权.论“爬虫协议”对互联网竞争关系的影响[J].知识产权,2014(1):12-21.
[40]杨松梅.网络爬虫[J].硅谷,2009(15):88-91.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律师文书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