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法学研究 >筑牢保护根基 汇聚多元发展 >

筑牢保护根基 汇聚多元发展

访谈对象:福建省吴姗儒厦门市中级后妃乱txt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谢开红  法周刊:相较于通常的知识产权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工作机制,厦门知2019国家班子识产权司法协同中心有什么特别之桂林理工大学分数线处?  谢开红:中心在党委领导、政府支持下,以法

  访谈对象: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谢开红

  法周刊:相较于通常的知识产权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工作机制,厦门知识产权司法协同中心有什么特别之处?

  谢开红:中心在党委领导、政府支持下,以法院为枢纽,以“司法+行政+X”工作机制为抓手,动态吸收与知识产权保护相关的行政部门、科研院校、特邀调解组织、行业组织、第三方机构等多方主体,全方位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一是建立法院与行政部门协调联动机制。加强与知识产权、市场监管、版权、海关等行政主管部门在知识产权执法司法程序上的衔接。如对接福建知识产权协同保护“知创中国”线上平台,实现线上诉调联动;与市场监管部门进行座谈交流,为厦门海关就商标侵权问题进行授课,推动行政执法标准与司法裁判标准相统一;吸收市知识产权局下属的事业单位厦门市知识产权发展保护中心作为特邀调解组织。二是建立跨区域知识产权保护协作机制。走访漳泉龙三地法院、市场监督管理局,围绕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标准与司法裁判标准统一、知识产权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等问题进行了交流探讨,就加强跨区域协作效能、统一类案裁判标准、打通区域间诉调对接通道等问题达成重要共识。三是建立重点行业和重点企业服务机制。通过设立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站,为企业提供涉诉风险防范指引、纠纷诉前化解绿色通道服务等。加大对“三高”企业的司法服务力度,召开上市企业、重点上市后备企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座谈会,探索“常态化走访+订单式服务”,从源头上预防纠纷发生。

  法周刊:中心开展知识产权纠纷协同调处工作,取得哪些积极成效?

  谢开红:中心自成立以来,调解工作取得较好成效。一是推动资源一体化,持续汇聚“专家型+全科型”调解资源。以知识产权审判团队的专门化管理为牵引,“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团队靠前服务,以坚实的技术咨询专家力量为保障,打造“调解员+审判团队+技术专家”一体化模式,为多元解纷工作注入了强劲动能。二是推动流程集约化,按下诉调对接“快捷键”。在初始阶段,考虑到知识产权纠纷以侵权类纠纷为主,被告在未收到诉讼材料前因信息不对称可能拒绝调解,先行嵌入诉前送达程序,随附诉调衔接事项说明,大大提升调解成功率。在调解阶段,优化“诉前+诉中”双轨制调解模式。在结案阶段,规范结案程序,跑出纠纷化解“加速度”。对于调解成功当即履行的案件,以“诉前终结”方式结案,案件不再正式立案,减轻当事人诉累。对于调解失败的案件,调解结案表需载明调解方式、终止调解的原因、争议焦点等事项,对于具备专业能力的调解员,引导其出具载明专业问题分析的结案报告,助推审判环节质效提升。三是推动供给多元化,深耕知识产权保护“责任田”。专家型和全科型调解员“两轮”驱动个案高质效化解,着力“一揽子”纠纷化解推动诉源治理。针对共性问题,通过与行政部门协调联动机制、跨区域知识产权保护协作机制加强信息沟通协调共享;主动“走出去”,指引重点行业和重点企业有效维权和防范风险。

  法周刊:中心还依托厦门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开展知识产权理论协同研究工作,能否介绍一下工作成果?

  谢开红:中心与厦门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展开合作,依托理论与实务专家学者,推动理论与实践融合发展,为党政决策、企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撑。如与厦大知识产权研究院共同举办知识产权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的研讨会;参加闽台知识产权圆桌会议,围绕“海峡两岸知识产权纠纷解决机制的经验与借鉴”议题,就中心的创新实践与专家学者进行了交流研讨;参与2020年市政协常委会重点调研课题“建立健全知识产权社会共治模式推进厦门知识产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邀请厦大知识产权研究院老师就“法经济学视野下的知识产权审判”进行专题授课,为中心倡导推动的司法、行政、经济、技术和社会治理多渠道协同化解知识产权纠纷提供新的理论与实务视角。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律师文书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