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法律新闻 >研发出第一款AI律师后,这家著名法律科技公司倒闭了! >

研发出第一款AI律师后,这家著名法律科技公司倒闭了!

ROSS正式宣布停业了。这家在欧美法律行业广受关注的法律科技公司,成立于2015年,两年后获得Dentons-大成律师事务所870万美元的投资。2019年6月,他们的初代AI律师产品正式上线,被美国律师协会称为法律行业的革命者。可就在一年半后的2020年12月,这家想要革律师的命的科技公司,被一场诉讼拖垮,走到末路。又是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情案例。2014年,两个多伦多的大学生Jimoh和Pargles带着自己研究的AI系统,来到IBM计算机科学竞赛。他们通过让Watson学习法律文件,建立了一套能自行识别出法律信息的重要程度的系统,获得第二名。这成了当年法律科技行业的大新闻,加拿大最大报纸《Global&Mail》的商业版做了头条报道。今年5月,法律科技巨头汤森路透作为原告,向ROSS Intelligence提起诉讼。

法律科技公司

法律科技公司

文 | PURPLE

ROSS正式宣布停业了。

这家在欧美法律行业广受关注的法律科技公司,成立于2015年,两年后获得Dentons-大成律师事务所870万美元的投资。

2019年6月,他们的初代AI律师产品正式上线,被美国律师协会(ABA)称为法律行业的革命者。

可就在一年半后的2020年12月,这家想要革律师的命的科技公司,被一场诉讼拖垮,走到末路。

又是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情案例。

Dentons为什么投资?

ROSS三位创始人Andrew,Jimoh,Pargles Dall’Oglio

2014年,两个多伦多的大学生Jimoh和Pargles带着自己研究的AI系统,来到IBM计算机科学竞赛。

他们通过让Watson(IBM旗下的AI系统)学习法律文件,建立了一套能自行识别出法律信息的重要程度的系统,获得第二名。

这成了当年法律科技行业的大新闻,加拿大最大报纸《Global&Mail》的商业版做了头条报道。

ROSS获得了Dentons旗下的NextLaw Labs的投资

乍一露面,各大律所当然想知道这些「熊孩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其中一个就是Dentens。

Dentens高管在看过ROSS展示后说道:「这就是未来」!,并很快敲定了A轮的融资。

870万美金,成功入股「法律未来」,时时掌握它的动态,Dentens的操作敏锐而果断。

多伦多市长约翰·托里与三位合伙人

2017年6月,ROSS正式离开硅谷去多伦多设立研发中心,市长约翰·托里(John Tory)主持了他们的开业典礼。

这个规格,无异于罗永浩的锤子在同年拿到成都市政府6亿融资。

ROSS后来的发展十分顺利,不仅陆续上线新产品,还获得了不少AM LAW 200上的大客户。

包括全世界营收排名靠前的律所Latham & Watkins,BakerHostetler 和 Briesen & Roper 。

最便宜的套餐,包年仅需69美元/月

除了各大律所,他们也将平台开放给C端客户,问题检索+个案处理+判例摘要,只要79刀/月。

这在律师平均咨询收费360刀/小时的美国,不能不说是高性价比。

ROSS看起来似乎一切顺利,然而,法律领域的创业从来都不容易。

危机永远比突破和成功都来得更早更勤。

来自业内传统大公司的阻击

汤森路透正式起诉Ross

今年5月,法律科技巨头汤森路透作为原告,向ROSS Intelligence提起诉讼。

它们在起诉书中认为,ROSS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通过第三方平台LegalEase,窃取了自家旗下产品Westlaw(万律)中的数据。

Westlaw(万律),成立于1992年的法律科技鼻祖,相当于海外版的北大法宝。

ROSS与LegalEase的合作声明

针对汤森路透的起诉,ROSS的联合创始人Andrew在回应中,首先进行了澄清。

他指出,从2017年开始,ROSS与LegalEase进行合作,并借由该平台获取裁判文书来构建AI训练库,从而完善案例检索的功能。

因此,ROSS对Westlaw加工过的专有数据并没有需求,初步划清界限。

Andrew回应的原文

为了进一步说明ROSS无意侵权,Andrew在文中公开了ROSS的项目负责人与LegalEase对接方的往来邮件,可以说是非常努力的拒绝三连。

摆脱基础指控以外,Andrew也没忘了从商业竞争角度,表达对巨头来诉的无奈。

核心意思就是:我们做平民化应用,挡了你的财路,所以就被打压了,相当于把Westlaw视为法律科技领域的微软。

比尔盖茨的老爸是个律师,他在早期通过诉讼手段,帮助儿子击垮并收购了多家上升期的小公司。

Andrew还表示ROSS一定会战斗到底,

还将这场诉讼比作是大卫与巨人歌利亚的对抗。

这样一场由巨头发起的诉讼,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我们已经花费了十万美元来应对这场官司,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这是一笔财务上的巨大打击」

半年过去了,ROSS已经没有更多个十万美元来支付未来更加高昂的诉讼费。

于是,它们的官网就出现了文首的停业通知。

Andrew在声明中对财务状况的介绍

ROSS是为何死掉的?

ROSS在多伦多的研发团队

ROSS真的死于汤森路透的诉讼吗?

是也不是,来自法院的传票,也许只是压倒这只年轻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科技公司,ROSS的人员规模一直停留在20-30人,商业化的营收数据也鲜少对外披露。

如果说2019年的Ai律师产品上线前,它们还能依靠对该产品的期待,获得一些融资与合作意向。

那么AI律师的面世,可能让很多人对曾经期待的未来,产生了巨大忧虑。

ROSS创始人之一Jimoh在小时候亲眼目睹父母试图离婚,却因为堆积成山的票据放弃后,觉得「法律」似乎是个很贵的游戏规则。

他希望通过人工智能,让更多人可以享受到优质廉价的法律服务。

五年的创业经验,无疑证明了,法律这个昂贵的游戏,确实还很难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物美价廉在法律服务领域,经常是个悖论。

但这次阶段性的失败,就像他们当初比赛中的第二名一样,只是另一个开始。

法律人的未来里,一定还有人工智能的广阔天地。

只是跟下象棋比起来,当律师确实难太多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律师文书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